老人
老人 > > 用品 >

刷屏中年的柔软不是泪点低,而是因为他看到更多

      编辑:老人       来源:老人
 

央视网消息(记者 张莉):今年49岁的倪宁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狂奔过了,而且还是抱着一个人。 当时,我的脸贴着老人,他胸前的军功章互相碰撞着打在我脸上,清脆的碰撞声就在我耳边,那种感觉真的很特别。

今天人们表达情感和态度的方式也 很特别 ,刷屏就是其中之一。这段 央视记者抱95岁老兵狂奔 的视频看哭了众多网友,然而很多人也许会记得那感人的一瞬,却未必更多地留意 主人公 的名字和他们更多的故事。

 倪宁朋友圈截图

倪宁朋友圈截图

刷屏在八月,故事其实发生在六月。

那天晚上6点,倪宁刚下班,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能不能帮我带一位老兵去看升旗?时间很紧张,明天早上就要去。 来电的是央视国防军事频道《老兵,你好》栏目主编张斌,他说的老兵是抗战英雄李安甫。

老人说,他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时候在广场看过升旗仪式,70年来,他一直有个心愿就是故地重游,再亲眼见证一次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为了帮老人了这个心愿,倪宁从晚上6点一直打电话到晚上9点多, 老人到天安门广场和国旗护卫队驻地,需要与多个部门协调,难度比较大。 但倪宁还是重诺一试, 您放心,我一定带您去。

约定是第二天凌晨3点故宫东门相见,而李安甫老人激动得几乎一夜未眠,他早早将挂满军功章的军装穿好,等待这一次,70年后与国旗的重逢。

 来不及了,老英雄我抱您走吧

来不及了,老英雄我抱您走吧

时间,因为等待而迫不及待。凌晨4点,随着一声口令,国旗护卫队护卫着国旗走向天安门,呼吸着朝阳的气息,步履铿锵。然而,这位个头只有1.2米的老人追逐的步伐却有些吃力, 眼看要来不及了,我说,老英雄我抱您走吧。

于是,出现了刷屏的经典一幕:身高1.74米、体重84公斤的倪宁抱起老人,一路狂奔。 老人很轻,只有一个十一二岁孩子的重量,但我还是感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人到中年的倪宁刚刚因为高血压去过医院,虽然跑起来有些吃力,但他把老人抱得很紧,生怕有什么闪失。

 李安甫老人望向国旗敬礼(截图)

李安甫老人望向国旗敬礼(截图)

在升旗的前一刻,倪宁轻轻地把老人放在天安门城楼下。李安甫老人立正敬礼,军姿笔挺,军礼标准,他的头顶上方是毛主席的画像。这是老人一生中距离升旗仪式最近的一次,他对倪宁说: 梦想实现了,死也值得了。

在老人的心里,国旗是有生命力的。 视频前的我们原以为老人的这个梦想只是一个军人的 执拗 ,而倪宁却看到了更多。

 李安甫老人深吻国旗

李安甫老人深吻国旗

升旗仪式结束后,老人和倪宁回到国旗护卫队驻地。一位战士向老人展示了一面国旗: 这是我们国家升起面积最大的一面国旗。 老人捧起国旗深情凝望,倪宁本想拍下这一刻,却不想,老人一头扎进去,献上深深的一吻。

老人一家7口人都曾为国旗献出生命,他的战友、他的兄弟、他的老师、他的同学、他的嫂子。对老人来说,国旗是他的亲人生命的延续。

 致敬,从聆听开始

致敬,从聆听开始

老兵的故事,需要人倾听,需要人去讲述。 老兵李安甫与国旗的故事,只是倪宁所接触到的众多故事中的一个。

10多年前,倪宁做纪录片时就关注老兵的话题, (CCTV-7国防军事频道)台里《老兵,你好》栏目的名字就和我们之前做的一个纪录片的名字一样。

他们曾经找到了中国第一批女跳伞员。 其中一个老太太就生活在北京一个普通的居民楼里面,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还非常惊讶,她觉得(这个身份)很自然。

谁能想到,中国第一批女跳伞员是 不务正业 造就的。1949年,杭州女校的一批学生被抽调去苏联学习俄语,沈元珍、李朝旭、凌仲圭、毛镇夷等四位姑娘就在其中。1950年,我国组建第一支空降兵部队。由于训练聘请苏联专家当顾问,姑娘们的语言优势派上了用场,她们成为伞兵翻译,也成为了第一批女跳伞员。

四个老太太,四个年轻的姑娘,合照在叠化中转换,纪录片以一种影像蒙太奇的手法,实现了跨越50年的重逢。

 中国第一批女跳伞员跨越50年的重逢

中国第一批女跳伞员跨越50年的重逢

追寻老兵的过程也是一次次与历史细节对话的过程。 倪宁想起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一位女团长王泉媛。

王泉媛,江西太和人,1913年出生,幼年曾被卖与他人做童养媳。16岁时,她报名参加了红军,并且成为和邓颖超、曾志、蔡畅等人一起走过长征的女红军。长征路上,她与王首道将军结为夫妻,并担任了红军西路军妇女抗日先锋团团长。然而,因为西路军失利,她与丈夫失散,在河西走廊被俘,被强掠为马匪的小妾。寻机出逃后,她一个人又沿着长征路走了三年回到家乡。

他哥哥见到她都认不出了,盘问了她家里的一些细节才确认。 倪宁见到王泉媛的时候,老人已经90多岁,她常常会将自己的经历和电影《祁连山的枪声》中的情节相混淆。 她的经历堪比电影,我们查阅了青海、甘肃等地的档案馆,一点点印证她的回忆和史实。

作为一名职业记者,倪宁做老兵有三个优先原则:以当事人为先,以有据可查的图文或物品资料为先,以史料文献为先。 个人经历要对照党史、军史,以宏观历史和个人经历相印证,与历史大事相契合。

 张富清老人眼含热泪向人民英雄纪念碑敬礼(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魏铼/摄)

张富清老人眼含热泪向人民英雄纪念碑敬礼(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魏铼/摄)

张富清老人参加过那么多场战役,战功赫赫,但他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那场永丰战役。

95岁的老兵张富清在解放战争中曾立特等功一次,立一等功三次,立二等功一次,两次获 战斗英雄 称号。1955年转业到湖北最艰苦的山区工作。64年来,他从未向别人提及此事,连家人也不知道,更没有因此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直到去年年底,退役军人信息采集时才被发现。

他的很多事迹是有影像支撑的。彭德怀曾三次给他授勋,一个普通战士和高级司令员发生交集,肯定是很重要的历史事件。我们便查阅了彭德怀的回忆录和老人的经历印证,发现在宝鸡、酒泉,解放兰州的时候,他们最可能相遇。

倪宁和同事们还循着奖章的线索,在新疆找到了当年和老人一个营团的战友, 也90多岁了,一个三连,一个六连,我们用视频连线的方式,让两位老人隔空见了个面。

今年7月27日,在习近平主席接见之后,95岁的张富清执意在离京返乡前去天安门看一看。 老人家血压飙升到170,医生都不建议他去,但对老人来说,他觉得可能再没机会来了。

老人在广场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了花,更重要的是到毛主席纪念堂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老人那一条腿呀,他坐在轮椅上,大家不让他站起来,但老人不干。

今年十一,倪宁的《1949那一天》让人非常期待。 有个四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老战士平生第一次穿皮鞋就在1949年开国大典上,他穿着一双翻毛皮鞋走过天安门广场,后来他是把皮鞋挂在脖子上,顺着铁路线走回江西老家的。

 2009年国庆阅兵直播,倪宁在现场

2009年国庆阅兵直播,倪宁在现场

国旗、英雄、传奇 今天的我们该如何跨过时代的界河理解和感知这份深情?倪宁说,其实不远。

以前年轻,父亲说起他们那个年代的事总是不耐烦听,年长后,他一遍遍说,我就一遍遍听。

人越老,年轻时的事反而记得越清晰。倪宁的父亲也是一位老兵,今年86岁,常年奔波于武器试验现场,与火炮打了一辈子交道,说起话来声如洪钟,如今老人退休定居杭州。 耳朵已经完全听不见了,年轻时 震耳欲聋 ,老了却 寂静无声 。 然而,每当电视上出现火炮的画面,老人家仍旧如数家珍。

 西沙中建岛,海马草种出巨幅国旗

西沙中建岛,海马草种出巨幅国旗

一直以来,中年人倪宁也有一个关于国旗的心愿 把他在祖国各地驻防采访时见到的 特殊国旗 带回来,汇聚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去年十一,他和他的同事做到了。

南沙岛礁上的第一面国旗、海拔5341米没有界碑的国土上战士们画在石头上的国旗、用红色的海马草种出的巨幅国旗、北疆边防线上用红柳枝编织的国旗、开山岛上王继才夫妇守了32年的国旗

从凌晨3点到早上9点多,从我们的东方第一哨,到我国最西边的斯姆哈纳,随着太阳的升起,我们国境之内的升旗仪式就没有中断过。

2000年开始,只要有可能,倪宁就从各个采访的边防、海疆带回那里的国旗,赠给国旗班,放到他们的荣誉室, 现在应该有二三十面了。

 倪宁在海外随中国维和部队报道

倪宁在海外随中国维和部队报道

倪宁自己也是 听着军号声长大 的,部队里出生、军营里长大,1990年入伍,如今是大校军衔。他天南海北地跑,一年也不过回一趟家,但都不是在春节。每年春节,他不是在海上岛礁,就是在边防哨所, 陪我们的边防战士过节,让他们的家人通过央视的镜头看到他们。

上过辽宁舰,去过亚丁湾,吹过南沙岛礁的海风,也登过海拔最高的哨所 出于职业之便,倪宁见过很多老兵,听过很多故事,他也见过很多新兵,摸过他们年轻的脸庞和冻裂的双手。

现在站在我们国境线上守卫国家、守护我们的都是90后、00后。

在海拔最高的哨所,品尝 炊事班 手艺,是一次难忘的经历。去年春节,倪宁一行人爬到海拔5000多米的哨所去拍摄。 战士们给我们端饭,手上都戴着白手套。 原本还开玩笑说这么艰苦的地方也挺讲究,可一问才知, 其实他们是怕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看到冻裂的双手会吃不下饭。

倪宁说,很多边防战士有时候不愿意面对镜头,担心爸爸妈妈看到了心疼。 那些都是我们年轻的孩子啊!

 2019年8月30日,倪宁现场报道驻香港部队举行第22次轮换任务完成后的首次升旗仪式

2019年8月30日,倪宁现场报道驻香港部队举行第22次轮换任务完成后的首次升旗仪式

打电话给倪宁的时候,他人仍在香港做采访。

最近,香港轮换的那些战士,一问都是97、98年的,差不多是和香港回归祖国一起成长起来的,他们就在这里守护着我们的主权和领土。 在驻港部队,倪宁认识了一个小战士,1997年7月出生的,已经在驻港部队服役了两年, 他是一名护旗手。这两年,他每天都面对维多利亚湾升起五星红旗,不惧风雨。

老兵亲吻国旗是那一个年代的情怀,但其实有很多年轻人也都在用实际行动践行着、继承着这份初心和责任。

 南沙渚碧礁第一面国旗移交到新一代守礁官兵手中(《军事报道》截图)

南沙渚碧礁第一面国旗移交到新一代守礁官兵手中(《军事报道》截图)

倪宁见过一个小岛礁只有3名战士,但他们依然每天升起五星红旗;他见过一面经风雨侵蚀只剩一半的国旗,上面有8名守岛战士的签名,他们是1988年第一批南沙渚碧礁的驻防军人,而渚碧礁只有一间房子的大小;他见过很多边防战士接受采访时,最喜欢和国旗或者界碑一起合照, 他们想让自己的家人、朋友、同学看到,他们和祖国是在一起的。

不同的时代,却有一致的情怀。老兵眼中,国旗是血染的风采,而新时代军人眼中,国旗是自豪、自信和责任。

怎么看现在的年轻人?别局限在城市里。

其实, 躺枪 的城市里的年轻人也有话说。92年的王晨生在无锡,长在无锡,现在工作也在无锡。因为对军事感兴趣,在大二那年就关注到了老兵这个群体,萌发了去寻找他们的想法。 当时是在网上看到了老兵的视频,觉得非常感动,就想为他们做一些事情。

网生一代有着与倪宁们不同的 找到组织 的方式,王晨通过在微博和QQ群搜索,找到了南京某志愿者联盟的一位负责人 小姐姐 , 算是找到组织了,但是他们的活动主要是在南京,我在无锡。所以就问他们要了几位无锡老兵的地址,去亲自探望一下。

王晨第一次探望的老兵是程剑鸣爷爷, 当时我和另一位志愿者大概坐了半天的车,大巴转公交,才找到了住在宜兴湖父的老人。 老人生活简朴,却热爱书法, 墙上贴满了他自己写的字。 见到他们,老人很高兴, 让我们把自己的名字写下来,说要给我们一人写一幅《满江红》。

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钱鑑民爷爷。 抗战胜利后,他在接收美军物资的时候被土匪伏击,眼睛被打瞎,下巴也被打漏了。吃饭要带着一块手帕,因为喝汤的时候常常会漏出来。但是老人真的非常乐观,每次我们去看望他,他都笑呵呵的,和我们侃侃而谈,高兴起来还会给我们唱《松花江上》。

 王晨等志愿者组织小学生看望老兵金泽民

王晨等志愿者组织小学生看望老兵金泽民

新四军老兵金泽民也是王晨接触比较多的一位。 他15岁就去参军,他常和我们说抗战时候条件之艰苦,当时他们一个人只有三发子弹。 王晨在这位老兵身上感受到了那个年代特有的情感, 他一直说日本人来了以后家没有了,部队就是自己的家,党就是自己的亲人。

从大二到毕业,从学生到就业,7年多,王晨一直坚持到现在。 一般每隔几个月我们就会去无锡地区的老兵家里转转,和他们说说话。夏天会组织送清凉活动,过年过节会给他们准备一些粽子、月饼之类的礼物。

我觉得他们身上有很多我们值得学的地方,而且他们的观念并不保守,有的还会玩微博。 2017年程剑鸣爷爷去世,2018年钱鑑民爷爷去世 时间是老兵最大的敌人,离别是岁月多情的留白,它们写满老兵的回忆和年轻人的追记,薪火以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