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
老人 > > 戏曲 >

一家四代痴迷婺剧 讲述一个与戏曲一样古老的话题

      编辑:老人       来源:老人
 

婺剧折子戏《杀狗劝妻》中,金伟忠饰演曹庄,何荻燕饰演曹母。

放眼姹紫嫣红的中国戏曲园地,大家可以看到,自古以来“戏剧世家”就是这一领域里人们司空见惯的寻常现象。一个剧团或班社中的许多人或为父子母子,或为兄弟姐妹,再不然就是夫妻、姑嫂、妯娌。有些剧团或班社,大多数成员都是斩不断、理还乱、远远近近亲亲疏疏的血缘姻亲。

昨天,说起戏曲界这种鲜明独特的家族化现象,75岁的何银笑说,她家就是这样的家庭。她的爷爷何文灿和奶奶吴凤和是清末民初义乌鼎鼎有名的“戏剧家”,其父亲何悟通和母亲吴爱香是当时义乌的“剧坛名流”,她和姐姐何金笑也是当时有一定知名度的婺剧演员,其儿子胡悦和儿媳齐灵姣是省内有名的婺剧演员,其女儿何荻燕和女婿金伟忠更是如今义乌戏曲界声名赫赫的名伶名角。

何文灿、吴凤和夫妇:星光满眼皆芳菲

清末民初,义乌有昆腔、徽戏、乱弹等剧种的职业戏班好多个,何文灿创办的“何金玉戏班”是其中声誉较高、影响较大的一个。

何银笑的爷爷何文灿,义乌城西街道东河村人。据《义乌县志》记载:何金玉昆腔班先是由田心乡雅西村傅瑞法组成科班,称“傅金玉班”。继而转让于金华东乡畈田蒋村蒋某经营,改称“蒋金玉班”。1925年又转盘给东河村何文灿,改名“何金玉班”。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婺剧简史》中也有这样的记载:“何金玉班”的创办人是义乌县东河乡的何文灿。它是金华昆腔班中实力雄厚、历史最长的戏班之一。解放前夕唯一的昆腔班就是“何金玉班”。

据何银笑介绍,“何金玉班”行头足、人员齐,前台演员有花旦、正旦、小生、正生、老外、副末、大花脸、小花脸、二花脸等共14人,后场有6人,并拥有一批知名演员,他们的演技和唱腔都很出名。

“我爷爷的戏班,上演剧目很丰富,大型的正本戏就有《荆钗记》《琵琶记》《钗钏记》《折桂记》等43本,折子戏有《单刀赴会》《劝农》《新判上任》《哑背疯》等约20本。”何银笑说,早在1930年前,“何金玉班”就编演以辛亥革命为题材的现代剧《破南京》,剧中人物有孙中山、黄兴、秋瑾等,这在当时很火爆。因其演技出众,剧目丰富,故“何金玉班”除了在义乌本地演出外,足迹遍及东阳、浦江、金华、兰溪、汤溪、武义、衢州、松阳、寿昌、建德、淳安、遂安等地。

何悟通、吴爱香夫妇:天生就是个唱戏的

何悟通是何文灿的儿子,也就是何银笑的父亲。据何银笑回忆,何文灿创办“何金玉班”后,打破了“女人不能登台”的陈规,因此戏班里不仅有男角,而且出现了女伶。戏班培养的女演员中,当属叶金钗、吴爱香两名年轻女演员的知名度最高。“叶金钗演花旦,吴爱香演小旦。在当时一般老艺人多属高龄的情况下,观众能见到妙龄少女的形象,感到格外新鲜。‘何金玉班’也因此名声大噪,无论到哪里演出,观众都是人山人海。”

“吴爱香就是我的母亲。”说起母亲,何银笑满脸自豪。“她14岁开始登台演出,代表作有《哑背疯》《三请梨花》等,一直演至43岁过世。她在《三请梨花》中演梨花,在《白蛇传》中演白蛇,演什么像什么,当时名气非常大,曾一度盖过我父亲。我爷爷说,我的父亲和母亲,天生都是唱戏的料。”

何文灿因积劳成疾,48岁去世,临终前把戏班传给了妻子吴凤和(当年44岁)。后来,吴凤和(享年79岁)又把戏班传给了儿子何悟通,何文灿弟弟何文耀的女儿何美玲(享年86岁),在戏班里主演老生。

新中国成立后,戏班走向公有化,“何金玉班”于1951年解散,一部分人员和戏装留在东河村,大部分人员和戏装则加盟到东阳婺剧团(当时义乌婺剧团还未成立)。

何金笑、何银笑姐妹:耳濡目染爱上婺剧

俗话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何银笑说,因出生在“婺剧世家”,她和大她2岁的姐姐何金笑自小就喜欢唱戏,对戏曲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好感。

戏班解散后,何金笑到义乌文工团当专业演员,何银笑则成了业余的“知名演员”。“我年轻时,义乌各地纷纷组建农村俱乐部,因为我会唱戏,经常受邀参加各地演出。想当年,我的名气也是不小的。”何银笑笑言,她的戏路比较广,古装戏、现代戏都能演。人家不敢演的角色,她也敢上。她的角色非常多,如在《沙家浜》中扮演老奶奶,在《洪湖赤卫队》中扮演韩英,在《红霞》中扮演红霞等。“特别是演韩英,与恶霸地主彭霸天争斗的那场戏,每个人见了都夸我演得好。”

据介绍,现年77岁的何金笑不仅会演婺剧和各种现代戏,歌路也很广,退休后还经常受邀参加各种文艺演出。

“现在,我和姐姐依然是村里的文艺宣传队队员,也是义乌婺剧联谊会会员。”何银笑说,受其影响,退休在家的老伴也爱上了婺剧,并加入婺剧联谊会。“一听说哪里有戏,他也会赶过去看,还要站在戏台跟前,唯恐听不清戏曲道白。”

胡悦、齐灵姣夫妇:千锤百炼的舞台“工匠”

何金笑的儿子胡悦,1978年进入东阳婺剧训练班。胡悦专习老生,表演稳健大方,膛音悦耳,唱、做、念别具一格,基本功扎实,有较高造诣。此后他曾任东阳市婺剧团业务主任、党支部副书记、团长等职,为金华市戏曲艺术“明星”、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

“想当年,我儿子和儿媳可都是东阳婺剧团的著名演员。”何金笑认为,儿子和儿媳称得上是经过千锤百炼的舞台“工匠”。1982年, 19岁的胡悦便在省戏曲“小百花”会演中因扮演《徐策跑城》中的徐策而荣获优秀“小百花”奖。此后,他又获得省第三届戏剧节演员一等奖、技导一等奖等殊荣,一时轰动杭城。胡悦的妻子齐灵姣也是东阳婺剧团的演员,1978年与胡悦一同考入东阳婺剧训练班。齐灵姣在剧团专攻花旦,主演了《铁灵关》《天狼关》《虹霓关》等众多婺剧。她身段优美,唱腔甜润,文武兼备,现代戏和传统戏都演得很好,且特别善于刻画人物内心世界,给观众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1984年,当年才19岁的齐灵姣进京主演婺剧《铁灵关》中的白英,这是一个刀马旦的角色,她在此剧中不仅唱腔甜美,感情真挚,还表演了‘金鸡独立朝天蹬’的高难度动作,格外引人注目。”何金笑称,当时的《人民日报》《戏剧电影报》等都刊登了其儿子胡悦和儿媳齐灵姣的故事。

何荻燕、金伟忠夫妇:戏里戏外都是情

“我走上演戏之路,完全是受家庭的影响。”45岁的何荻燕是何银笑的女儿,也是义乌市婺剧保护传承中心主任金伟忠的妻子。她说,1990年,义乌市婺剧团向全省招聘婺剧演员,由于自己的嗓音不错,又爱好演戏,当年16岁的她在父母的鼓励下报了名。经过初赛、复赛,她最终成了义乌市婺剧团的一名正式演员。

何荻燕说,进剧团20多年来,她在40多部戏中扮演过不同角色。从开始演花旦,后来又演老旦、正旦、青旦、彩旦、泼辣旦等,凡是女角色都有所涉及,因而造就了她宽广的戏路。

“我和何荻燕既是夫妻,又是同学、同事。”谈及自己和妻子何荻燕的情感世界,48岁的金伟忠说,当年义乌市婺剧团招婺剧演员,他是陪妹妹去考试的,结果妹妹没考上,陪考的他却被剧团里招考的老师看中并录用了。“我和何荻燕一起进剧团培训班,是同班同学。3年后又一起正式入编,成了同事,而且经常被安排在同一部戏里扮演男女主角,在剧团里一直有‘金男玉女’的美誉。”

“她主攻花旦,我主攻老生,但其他角色我们也能演,在团里有‘万金油’之说。我们两人有太多的相似之处,后来就自然而然地如众人所希望的结婚了。”金伟忠笑称,直至现在,夫妻俩依然是婺剧团的台柱子。“我们已无法离开剧团,因为实在是太爱好婺剧了。”

【记者手记】

婺剧就是他们的家

婺剧艺术繁衍数百年,生生不息,除了内容形式上的与时俱进,还有赖一代代婺剧人承前启后,薪火相传。何荻燕家族就是这样的家庭,经过四代人的拼搏、奉献和创造,成就了一个令人艳羡的婺剧大家庭、精彩迭出的“婺剧世家”。

百年婺剧生生不息的原因,除了婺剧独特的艺术魅力,当然离不开众多像何荻燕家族这样的“婺剧世家”代代传承和创新。对众多“婺剧世家”来说,婺剧就是他们的家。

(原标题《一家四代痴迷婺剧 “婺剧世家”讲述一个与戏曲一样古老的话题》,原作者王志坚。编辑楼菲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